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思玮的博客

上海交通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1999年7月获得上海交通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 2003年,上海电视台“第一财经”频道开设国际财经栏目,经常担任点评佳宾,2004年,上海证券报设立国际财经版,经常接受约稿,撰写美国经济政策、人民币汇率改革、央行货币政策、国际资本市场、国际商品市场方面的文章。2004年以来在草根网、博客中国、天涯人物、强国论坛、搜狐经济学人等网络媒体写作博客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沈思玮:2012塑造健全的中国----读《繁荣的背后》  

2011-11-21 09:1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思玮博士,上海交通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

 

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发展堪称世界经济史上的奇迹。但经济越发展,中国面临的经济、社会问题却越多。

这并不奇怪。如果将人类的文明按照时间作一划分,大致上,可以划分为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现代文明始于文艺复兴之后十七世纪的荷兰、十八世纪的英国,以及十九世纪的西欧与美国等。这些国家,统称为文明,有一些共同的特征。《繁荣的背后》一书将其概况为四个方面:私有产权、科学理性、资本制度、通讯与交通。

这样一种概括容易细节化,从而带来争论。笔者认为,现代文明,从哲学上可以简单概括为:意识形态的去神圣化与权力的去神圣化。

古希腊以来,在意识形态领域,西方经历了多神论到一神论,从一神论到无神论,亦即宗教的去神圣化过程;而在权力领域,则从贵族世袭,到宗教权力行政化,再到权力还归于民,亦即权力的去神圣化过程。

 

为什么意识形态的去神圣化与权力的去神圣化能够成为划分文明的标准呢?

笔者以为,现代文明从技术层面看,其主体是工业文明,古代文明主体是农业文明。工业文明要求意识形态以及权力与经济深度融合,只有如此,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才能一致。相反地,农业文明由于技术条件的限制,表现为意识形态、权力与经济的浅度融合。经济本身表现为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而政治则是构成一个稳定的国家边界,是生产者与保护者的关系。如果融合过深反而干扰经济的发展,走向崩溃,就像秦朝与隋朝一样。

 

如果以上分析成立,则不难回答开篇提出的问题。因为,当下中国虽然实现了经济现代化,却没有进入现代文明。

在于,中国仍然存在着意识形态的神圣化以及权力的神圣化。意识形态的神圣化使得政治与经济处于割裂状态,并且裂痕越来越大,也就是所谓的“经济向右,政治向左”。

权力的神圣化使政治权力干预经济,一者产生腐败,二者背离经济规律,从而使问题越来越多。特别是,这两者既同时与经济割裂,却又相互矛盾冲突,不仅成为经济发展的桎梏,而且成为威胁社会稳定的火药桶。

 

唉!社会演化何其艰难。在即将到来的2012年,笔者惟愿国家在此两个领域取得进展,迈向塑造健全国家的道路。笔者也祝愿自己重新获得精神上的健全。

  评论这张
 
阅读(8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